对话李笑来:区块链世界里做个好人就能赚很多钱

时间:2021-07-15 03:02来源:www.educww.com作者:未知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但这个世界有没刻意割韭菜的人呢?有些。其实在传统的证券市场里,有不少被禁止的行为。譬如说内幕买卖。这部分都是长期法律打击的。我的意思是说,即使是在区块链世界里,“割韭菜”依旧不是我认可的,但假如民众觉得割韭菜的话指的是这部分东西。那我就写本书,详细跟你讲这个世界里存在的可能割韭菜行为都有什么不就完了吗?

那个录音里还有一个误解,我每天给其他人讲价值资金投入,但在录音里骂价值资金投入者是傻逼。我原话是如此的:你如果盲目相信长期资金投入你就傻逼了。价值资金投入长期来看是对的,但你有能力顶到长期吗?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。我为何能长期啊?我长期靠稿费生活啊。

李笑来:我的原话是散户最牛逼,为何?区块链和外面传统世界最大有什么区别是,它是众筹更彻底的方法。在这个世界里,你找一个人投了你1个亿,你不牛逼,这有哪些可牛逼的,只有一个人承认你。居然有1亿个人,一人投你1块钱,那你牛逼上天了,是如此吧?

记者:为何不卖?

记者:当时你知晓被录音了吗?

在这个特殊时刻,李笑来同意了记者杂志的专访。面对质疑,他讲解了其背后的表达和行为逻辑,并回话柚子币、云币等争议项目细则。同时,他还公开了自己投身区块链世界的动机与方案。

记者:更高效的挣钱方法,譬如?

非议

“这个世界没百分之百的坏人。”

记者:这个行业里哪个是好人、哪个是坏人?

记者:录音事件有影响到你吗?

你跟坏人斗的时候,坏人是什么方法都可以用的,但你却不可以用那个方法。而且为了赢,你更不可以用那个方法,由于你用这个方法赢了之后,事实上你已经被坏人变成了部分坏人,那你不只输了,你甚至比输了还惨。那如何解决?我就想出来这么一招,我就正儿八经写本书,标题就叫《一根韭菜的自我修养》。

李笑来:我从2003年开始,每年的稿费就没低于过15万,后来愈加多。我这部分年是一直靠稿费生活的,我每年的税后稿费差不多在100万左右。我有好多本书啊,再加上去年的专栏。从2011年开始,我的税后稿费就没低过30万。

财富

李笑来:区块链是一个新世界,不像大伙想的就是炒币。非常早我就说,将来的区块链世界里面最大的场景根本就不是炒币,只不过九牛一毛。最大的场景是公共事务,像身份证、驾驶证、结婚证、毕业证、股权登记、工商登记、银行间票据,什么是民众可以参与的?都不是。但它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组成部分。我骨子里真的觉得区块链必然会改变世界,特别会改变中国。

我资金投入了一个柚子币,对区块链世界的价值是势必的,它冒出来了,它让大伙看到了DPOS大概,社区大概,超级节点大概,这部分都是价值。但我贡献了什么?大家就资金投入它了,给它最大的支持,创造者是它。但在起点上,与这部分年的过程当中无人能看到这部分价值,但再过两年、三年可能有人看到了。但也大概过两年、三年它去世了。我知晓我在创造价值,但我觉得价值这个东西,到最后还真的是其他人判断的,所以我说没用。

李笑来:在区块链世界里喜欢我、不喜欢我谈不上,但看重我的人不少。有时,不可以只看“差评”,要看“差评率”。我可以给你讲个圈外的例子,反过来可以理解圈内的事情。譬如李笑来在知乎上做了一场收费1块钱的讲坛,12万听众,你在知乎上搜有多少人由于这场讲坛黑我,太多了,一千多个。但听的人是12万人呢,差评率是多少?1%。那到底是喜欢我的人多呢,还是不喜欢我的人多呢?在圈里,我是有不少真朋友的人。但据我所知,绝大部分人没什么真朋友,只有利益一同体。

记者:那外面情绪是从何而来?

而且有件事情我特别郁闷,熟知我的读者,熟知我的学生,我讲课、写书、写博客,我教什么的?我教写作的,写作教什么?教独立考虑的。独立考虑的意思是?我说的是我说的,你听道理嘛。

记者:录音爆出来之后几天就是你的过生日。这个过生日和以往有哪些不同吗?

譬如我觉得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是个趋势,所以我是地球上第一个资金投入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资金投入人,2013年。然并卵,败了。然后致使后来我又投了两三个都败了,由于看得太早了,想的太远了,致使的结果是误以为这个世界会进步的会非常快。

我骂的傻逼一定不是韭菜、不是散户,我骂的是哪个?就是我刚刚说的——脑子笨还怪其他人,还四处造谣,天天还阴谋论——我是指这部分人。一个正常的散户是这个世界的中坚力量,你骂他们肯定是错的。我骂的是那些有散户支持、还骂散户傻逼的人。所以这里面的逻辑全乱了,当然也无人关心这套东西。有一个人割韭菜了的这种标题更吸导流量,大伙都了解。

李笑来身上充斥着巨大的争议。他以“BTC首富”的名号为人熟悉,而他不承认自己曾这样自称。他是中国最早布道BTC的人之一,但他也背负着为多个“空气币”项目站台的指责。喜欢他的人觉得他洞察到区块链的将来,而讨厌他的人则觉得他是个“投机的骗子”。

李笑来:当然。大家也一样,大家持币者都是蒸发的,BTC都蒸发了80%。去年12月份大家拥有些账面财富,目前同样蒸发了80%。

李笑来:我的资金投入原则是我看好了,我就买,不涨30倍我也不感觉该卖。我做了我的决定,然后他涨的不好其实不决定我以后赚没钱赚,由于我那样的决订做了十几个,有一个起来就好了,这是我的方案。但我如果把我一个人时间注意力放在买或者卖的话,我就干不了别的事,所以交易对我来讲不划算。

记者:你投过非区块链的网络项目吗?

李笑来:今年经历了不少嘛。今年过生日我发了一条PressOne进展的微博,然后陪老婆看了场电影就结束了。

韭菜这个词,在我的定义当中就是干脆不需要的。韭菜这个定义是错的,所以长达50多分钟的录音当中,我就没提过“韭菜”这两个字,也从不做所谓“割韭菜”的事,当然没“割韭菜”这一说了。无论是一个伪定义,还是一个真行为,我都不认可,所以我嘴里吐不出这种话来。

区块链的核心游戏规则,到底是价值资金投入还是投机收割?这个问题在区块链世界里就像“房间里的大象”,每人关心,却非常难放到台面上如实讨论。

李笑来:不到了,由于资金投入过程当中大家还是消耗了一些。

目前有人故意这么曲解我,透过媒体把我刻画成这个样子。我不想让这件事给政府里难得的可以理解将来、支持将来的人带来困惑和障碍,那如何解决?我不干了,我主动辞去嘛,但雄岸基金应该照做。我从2015年就宣布李笑来从目前开始不给自己赚钱了,外面不知晓而已。不过我得继续支持他们,不可以让他们在误解下这有么大的阻力。

记者:你没在股市投过一级二级市场?

李笑来:我的确不认同,但这种现象是存在的,就是这里面很吊诡。假设你把韭菜觉得是新进去的人,那这个定义是无需存在的。假设你把韭菜觉得是赔了钱的人,你会发现他们是自己割我们的——买也是我们的决定,卖也是我们的决定。但这并不意味着无人挣钱,也不意味着赔了钱就是韭菜。Facebook当年也破发。破发了之后就卖掉的人是自割吧?那买了之后就破发了,持有至今的Facebook持有者赚没钱赚?赚了不少钱,他割了哪个的韭菜啊?他没。

李笑来:投过,但都失败了。

录音门

李笑来:其实我目前已经不太知晓了,我的资产都是虚拟资产,所以熊市的时候蒸发非常快。我的主要资产都是虚拟资产。因为这部分虚拟资产的价格波动太大,致使的结果是,时时刻刻那个数值事实上意义并不大。并且,它们的“变现能力”其实并不强。

大家按道理做事。资金投入者的钱,项目方说拿走就拿走,这是不符合道理的。你东西做出来之后,大伙感觉很好,把钱给你,这是符合道理的,所以大家是按道理做事。

李笑来:二级市场情绪一直都源于市场是牛市还是熊市,只须熊市了情绪就大。情绪什么地方来的?情绪这儿来的。目前情绪为何不好?从1月份到目前持续熊市,大伙都赔钱了。

李笑来:比较少,以前买过,但很长时间不动了。我的生活基本全靠我的稿费。

记者:你赔钱了吗?

李笑来:从去年8月份开始的。去年9月4号我从日本回来,9月7号、8号同意媒体的采访。至今为止,我其实是很理直气壮的,去年9月份有关部门需要大家清退的时候。你去看整个中国,至今为止,除去大家以外有哪个做到了百分之百清退?百分之百,不是60%,不是99%。

但被曲解了,那个录音被冠以的标题是“李笑来告诉你怎么样割韭菜”,全程没这句话。下面我会打官司的,只能如此了。但即便打官司之后我赢了,目前漫天遍野的这部分文章在网络上会消失吗?不会,这就是当好人的尴尬。那如何解决?

记者:你在录音里面说,傻逼是供养你们的人。

记者:你在区块链里最大的动力是什么?

记者:大多数人指责你诱导一些人由于相信你而资金投入。

记者:你稿费能赚多少钱?

这就是区块链有哪些好处,可以拿出证据。上面这个例子里提到的代币转账,可以在这个地址里查到:0x14a248cde50873bfbffeaa4e8fe7d37c19366bcb

我一贯的倡导是你要独立考虑,我买了你也跟着买,你行吗?我的钱扔进来一辈子不拿出来都没事的,为何?我有稿费赚的,你行吗?我买了,你也跟着买了,但你借钱买的,两个月你就抗不住了,然后你说我诱导,这部分都是不对的。

李笑来:你需要比坏人更强,才有资格当好人。有人大面积捏造标题铺满了互联网,我只好自己写出大伙喜欢的内容去稀释那些污蔑我的内容。

李笑来:责任感是有些,使命感是没的。我想对自己负责,但我感觉我一个人没能力对这个世界负责。

记者:你的底线是什么?

李笑来:对啊,人家问我,我就说了嘛。当时的状况下是6位数的BTC是10万多一些个,这个数字可能在中国更不是最多的。我一个人什么时间说过李笑来是BTC首富?

李笑来:没,我没说过李笑来是BTC首富,我没。

记者:但你透露过你一个人有6位数的BTC。

“我是一个看非常远的人。我这一辈子占的所有实惠都源于这儿。”

大家可能会以为我有这种能力,当然我当老师那样多年,我当然有这种能力。但你想主动用这种能力去做事吗?不想的,由于你非常快就知晓这种东西吸引来的东西不是好东西。

李笑来:我不是一个有理想的,我讨厌这个东西。由于我非常明确地知晓,现实当中每一天都有不少意料之外出现。譬如说以前讲演当中,大学生问生活什么意义?生活哪有意义啊,生活没什么意义。但到了最后的结论,你生活的意义是你一个人活出来的。

李笑来:在特定的范围很好。在区块链世界里这种趋势很好,由于无人在这方面能跟我拼的。2011年我拿到了BTC,2015年我拿到了ETH,虽然我不看好,但我的合伙人拿到了。2017年我拿到了柚子币,所有这个世界里最头部的项目我一个都没漏过。你感觉我不怎么样?再一再二再三,我眼光很好。但在外面的世界里不好,非常可能是由于我根本就没那方面的经验,也没足够长的时间在那里学习。

我举一个例子。定义混淆一直都是霉运的开始,大家上中学的时候遇见过多少小孩觉得上学和学习是一回事?他们由于讨厌上学就拒绝学习了,还记得吧?花个十年、二十年,阶层下沉了两三层,不知晓为何?这就是定义混淆带来的决策失误,与生活上的恶果。

我势必要应付外面,这个是比较耗时费力的。我当年在新东方教书的时候说话比这个还狠,张口就说……但,人家也不会由于这个就来大面积负面报道。但目前就不同了,误解、曲解、甚至陷害都有。假如你手中做的事儿没那样大,那你就不会有这那样大的烦恼。

记者:为何区块链圈内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你?

李笑来:不知晓。我当时是私下对两个人说的,他们更不是恶意,不是为了5个月之后恶意揭秘而录的音,就是长期以来大家觉得李笑来在这方面是有价值的,所以他们就想偷偷录譬如说给团队推荐。传来传去,被别有用心的人用了。

大多数人问我,笑来你创造了什么价值?我的想法是如此的,我猜我在创造价值,但具体创造了什么价值,这个事不是我说了算,到最后大伙会看到的。再过十年再看吧。

李笑来:做个好人吧。

大多数人正在做买卖的人思路颇为混乱。你猜他们进入买卖市场做什么?就想挣钱,但他们脑子里又混淆了,他以为挣钱就是割韭菜。那样下面他所有些行为都是错的,而由此引发的将来的错误有多大。

生活

当时有关部门是这么问的:“假如叫你们清退的话,请问有哪些困难?”我说没困难。他们都非常惊讶,为何没困难?我说,大家需要项目方提供进度,你项目做好了,我把钱给你,这是没问题的。你项目还没开始做,就是一个idea,然后你就把钱都拿走了,这是不负责任的。

“价值资金投入长期来看是对的,但你有能力顶到长期吗?”

记者:你不是不认同“韭菜”这个定义吗?

我不觉得所谓的“割韭菜”是这个世界里挣钱最好的方法,效率非常低且坏,我觉得这个世界有更高效的挣钱方法。

“韭菜这个定义是错的。”

回话

但你去看我的文章也好、我的书也好,我是摘除情绪的那个人,就是我极少在文章里、演讲里调动大家的情绪。就算我在回话争议的时候,我也是写完之后过三个小时再看一遍,把所有有情绪的字全给摘掉。

李笑来:这里的重要在于:我有没诱导呢?这个非常重要。

记者:你为何要辞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?

记者:为何大伙都在说“李笑来血洗韭菜”?

李笑来:一定有一些影响。这一年我在这方面的困扰不少,有人伪造了公安的微博说李笑来被抓,我的电话就被打爆了整整48小时。这样的情况这一整年出现了不少次。但这次我身边的朋友亲人有多紧张?我母亲居然不是给我打电话,是给我老婆打电话,从这个细则上也可以看得出她真的特别担忧,我花了很久跟她讲解。

记者:做一件事情,你会在开始前想得特别完整?

但实质状况是如此的——证券市场的买卖绝对不是零和,由于那没把经济增长放在里面。为何牛市大伙都赚钱了,无人赔钱,由于有经济增长。那为何熊市大伙都赔钱了?为何?经济下滑嘛。为何长期来看价值资金投入者都挣钱了?这里面有一个时限。有能力跨越经济周期的人才配去谈价值资金投入。

李笑来:为何叛逆呢?这跟外面大部分问大家的,或者揣度大家的人是想的不同的。区块链这个世界你老老实实做个好人就能赚不少钱的,我做什么呢?我就是买了个BTC放在那儿好几年没动,你老老实实做正确的决定,正确的行为可以赚不少钱的。

李笑来:这个世界没百分之百的坏人。只有好人和部分坏人,只不过那部分比率有多大是不肯定。大家甚至非常难见到50%以上的坏人,那就已经坏透了。

“我没说过李笑来是BTC首富。”

记者:你是理想主义者还是现实主义者?

记者:这种眼光到底是好,还是不好?

记者:听说你现在资产已经超越50亿了?

日前流出的录音事件打破了这一僵局——让币圈乱象爆雷,也将录音的主人公推到风口浪尖。一部分人觉得他讲出了区块链世界的真实逻辑。而在大多数媒体舆论里,李笑来则被描述为这个行业的“割韭菜投机者”。

定义混淆在生活当中需要十年、二十年才展示结果,当事人还不肯定知晓。在买卖市场上是现世报,今天做了明天就可以。在买卖市场上,定义混淆之后的结果是你要出钱的,出钱买,卖掉换钱的。

记者:对你的巨大争议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?

记者:你现在拥有些BTC还是之前说的6位数吗?

李笑来:当然跟钱有关系,一定有关系,但更为要紧的是没什么范围能像这个范围一样满足我的好奇心了。

记者:写这本书目的是什么?

记者:为何那样听话?

李笑来:持币不动。这是已经被证明的事实。事实上,你割韭菜能割80倍吗?能割1000倍吗?你要知晓我的BTC均价是1USD的,最高涨到多少?最高涨到将近2万USD,我问你割韭菜能割2万倍吗?持有不动这显然是更挣钱的办法,那我为何要干那样低效的事呢?

记者:你也没什么使命感、责任感?

李笑来:在现实世界里,我是一个可以想很长时间的,就是看非常远的人。我这一辈子占了所有些实惠都源于这儿。但在区块链世界里面,我是比其他人想得更久远一点,但由于自己进步太快了,所以常常没用,而且常常由于想久了反倒吃亏的现象也不少。

江湖传说说笑来“割韭菜”,那我跟你举一个例子罢。我投的一个项目,太差了,团队也能气死我的那种。当初我投钱给他们,他们发给我代币。区块链就这一点好,有公开地址,你们可以看币的去向,我能向你证明我没卖。7000多万个,其中有1500万个是我带朋友投,所以他们给我的代币,当天我就把那1500万个给那两个朋友了,剩下5000多万个到目前没动过,那我如何割韭菜呢?我没高抛低吸,我也没低吸高抛啊,上架之后也卖过、也涨过,我没卖啊。

李笑来:你若是是一个擅长演讲的人,那个能力是你需要学的。你成长过程中课堂里遇见的所有好老师都是有能力调动你情绪的人,这是所有公开演讲者和老师都需要认真学的能力。

假如你在做如此事情的时候不向公众明确地公示风险,你不止是诱导,你可能还是犯罪。你了解地公示了风险,但他们视若无睹,这多少对你来讲是个很无可奈何的事情。

大家组建雄岸基金,杭州大力支持。三年前我就说假如中国出现了区块链中心,那肯定是杭州。为何?人、钱、地,钱非常重要。钱在什么地方,人到哪里,所以那个地才行。你随便圈个地做区块链产业园,那不是笑话吗?但杭州做这个事可靠,所将来来有机会的话当然想跟他们合作了。然后是领导们大力支持。

李笑来:这个符合大家长期错误的猜想。我问你一个问题,请问你在股市、买卖市场里赚到的钱是其他人赔的钱吗?这是绝大部分人的思维误区。绝大部分人觉得买卖是一场零和游戏,我赔钱了就肯定有人挣钱。那样为何那样多人赔钱了却有人赚到了钱,他一定做了哪些不当的事所以才能赚到钱,这是一路的推理。

记者:有人说你特别大的能力是在短期调动人的情绪,撩拨人的欲望?

记者:你还是BTC首富吗?
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区块链知识_区块链入门_区块链接博客_极客网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极客网 (http://yxlhjx.net)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备案号: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